第八十九章 夫君,好久不见

作者朝不保夕 全文字数 2326字

郡山城中,御风家族应该是早已接到了云管家传来的信息,大船才刚落下,家族中便出现了不少的强者。 御风家族的族长以及族中强者亲自出面迎接,自是少不了一番寒暄与试探。 对于这种无意义的交际,林诺自然是懒得搭理,一切事物由东伯雪鹰来交涉,而他自己,则是选择了一处看起来还算顺眼的山峰,一步踏出瞬移而至,直接入驻。 对于林诺的态度,御风家族中无人有任何不满。相反,一尊可以瞬移的飞升者,那绝对是在神帝中也极强的存在,这等存在愿意在他御风家族领地内落户,那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 “师尊,您似乎对于这御风家族感官不错?” 与御风家族之人寒暄客套完毕后,东伯雪鹰来到林诺所在的山峰,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看起来还算顺眼罢了!” “看起来顺眼?” 雪鹰点了点头,很好很强大,到了师尊这等境界,一切行事,基本上都是看自身心情了,那御风家族可以令师尊觉得顺眼,也算是极为了得了。 “是比较顺眼,毕竟那位御风家的三小姐,和你有几分师徒之缘。” “和我有师徒之缘?”东伯雪鹰一愣,这些年他追随在师尊身边历练,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 “嗯,只是和你有几分缘分罢了,愿不愿收她为徒,你自己看着办吧,这等事情,为师从来不会干涉!” “弟子明白了!”雪鹰点头告退。 ........ 这一日,月黑风高,林诺如磐石一般坐在山巅之上,眼眸微闭,似乎在推演着什么。 “小白就在这神界的某个角落闭关,但关于她的信息却是一片紊乱,看来已经到了突破领主境的最后关头,有领主级存在在为他扰乱天机!” 林诺微微一笑,并没有继续强行推演,若无意外,那替她遮掩天机之人,应该便是已经踏入了浑源领主境界的罗峰了。 伸了个懒腰,他突然发现四周的草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层灰色的骨灰,似乎刚刚,有人被火化了。 “哦?” 林诺有些诧异,刚刚他推演地有些入神,而且此界对他来说犹如游乐场,实在没什么危险,元神中也没有传来什么警戒,因此还真没注意到,之前曾有其他外人来到他的闭关之地。 心念一动,时间小范围的倒流,下一刻,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画面中,有几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瞒过了御风家族侍卫的搜查,竟然潜入到了他所在的山峰上。 几人应该属于刺客,在发现林诺的身影后,几乎没有丝毫的迟疑,便直接展开了刺杀。 当然,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几个勉强算是太乙境初期的刺客,妄图刺杀一位大罗金仙,哪怕林诺这尊大罗心神沉浸在推算中,对方也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毫无意外,几人才刚靠近林诺闭关之处,身体便开始了自燃,刹那间化作了一滩灰烬,至死,甚至都没有给林诺带来哪怕是一丁点的危险气息,元神甚至连发出警戒提醒的本能都没有被触发。
随手一摆,清风徐来,将地上的灰烬吹散,林诺打了个哈欠,便准备着手推算一番秀儿那边的情形。 当初从莽荒纪位面离开后,林诺回到了完美世界位面准备突破大罗境界,而陪伴他的秀儿分身,则是直接回归了本尊,如今的秀儿,分身与本尊融合,想来在仙帝境界中,应该也是最顶级的存在了。 “师尊!” 就在这时,东伯雪鹰突然赶来。 “何事?” “弟子刚刚被人刺杀,师尊这里是否也有状况出现?” “嗯,确实来了几个小虫子,已经化道回归天地了!” “不知此事,师尊这里可有何吩咐?” “这是属于你的历练,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总之,为师不会在此界无期限的等下去,离开前你若是没有达到可以突破到浑源领主的程度,那么护道人选,你需要自己来寻找了!” “弟子明白了!” 东伯雪鹰躬身一礼,随后取出背后的银色长枪,缓缓走下山峰。 这一去,林诺明白,神界中,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 ......... 东伯雪鹰会在神界中掀起怎样的动荡,林诺兴趣不大,该传授的这些年已经教的差不多了。这是他最为尽心教导的亲传弟子,若是这样还无法踏入浑源领主层次,他这个做师尊的,那也真的无能为力了。 此刻的他,元神在急速的推演着,甚至分出一部分神识念头,没入时间长河中,顺着时间长河,开始收集关于诸天万界中的各种信息。 当然,最主要的,则是寻找关于秀儿本尊的信息,直至和对方本尊,取得联系。 这是个极为漫长的过程,诸天万界实在太大了,时间长河涵盖的范围也实在是太宽广了,若非二人之间有着道侣因果联系,单靠漫无目的的推演寻找,除非巧合,否则很难能恰好碰到。 好在二人之间的因果,自凡人时期便纠缠在了一起,斩不断,隔不断,哪怕一个在永恒之地,一个分属上苍之地范围,但只需要慢慢梳理,依然可以跨越时空互相交流。 ........ 未知的虚空中,未知的时间段,一处哪怕是仙帝都不可探查的神秘禁地。 禁地中,有一片仙气缭绕的湖泊,湖泊溿,一颗参天大树直插云霄,那似乎是一棵桃树,只不过比之普通的桃树高出了无数倍,更像是仙家传说中的蟠桃树。 桃树底下,一道白衣倩影端坐湖边,清丽绝伦的脸上,带着几分清冷,其周身有大道之光萦绕,数不清的大道秩序神链蔓延而出,阵阵仙光闪烁,如同道之化身。 最终,数不清的大道神链在仙光弥漫中,化作了一面巨大的镜子,而在镜子中,一道熟悉而亲切的身影,正满是笑意地观望着她。 “秀儿!” 镜子中,传来了温和的声音,声音响起的瞬间,白衣倩影那满是清冷的神色间,不由得隐隐有泪光闪烁。 “夫君,好久不见!”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