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跪倒

诸界之深渊恶魔 327 作者路过二次元 全文字数 2634字

当奥尔蕯迦的拳头与四翼天使的火焰长剑,正面撞击之时。 无形的能量立场,从撞击点迸发而出。 天使的神圣之力与奥尔蕯迦的狂暴魔力,即便没有将四周的其他人当做目标,但是在那激荡的力量之下,周围的空间还是遭受了影响,变得凝滞、沉重起来! 就犹如浅海的鱼类突然被丢进了深海一样,层层叠叠的压力被施加到了周围的教徒身上。 “咔~嗤~~” 仿佛正被压路机缓缓碾过一样,骨头断裂声与血液激射的声音,不断从他们的身上传出。 而他们体内的脏器,也是损伤严重。 一瞬间,就有大量的教士由于惨遭波及而当场死去! 发现这个情况后,四翼天使的心中微微有些犯难,毕竟这些教士都是他这边的人。 但是未等他思索该怎样应对,他就感应到奥尔蕯迦拳头上面的力量大增。 在一股璀璨的金光之中,那熊熊燃烧的厉火,就和附骨之蛆一般,逐渐覆盖到了天使手中的火焰长剑上,开始强行展开侵蚀。 天使脸色微变:“你……” 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趁着对方情绪产生波动的时刻。 奥尔蕯迦的另一只手瞬间包裹住【AT立场】。 如同金色利刃一样,快准狠的笔直刺向对方胸膛,试图刺穿胸甲,强行剜出对方的能量核心。 那是召唤仪式的能量源泉,也是四翼天使显现于此的基础。 只要被挖出来,对方立刻就得消失。 面对这致命性的一击,四翼天使当即脸色大变,怒喝道: “混账!” 就在他决定抛弃手中的长剑,好躲避攻击之时,奥尔蕯迦却主动收回了手,快速后跳了两下。 下一瞬间。 一根布满花纹的长矛,从他刚刚所处位置的地底之中刺出。 一击失利后,十三个身影缓缓走出,站到了四翼天使的身旁。 观望了一会儿后,透过那些身影的眼神,奥尔蕯迦再次确定了他们只是一些拥有战斗本能的尸体。 面对这种死板的对手,他既不紧张,也不兴奋。 就跟应对不具备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差不多。 这种不懂变通的对手,如果没有外力干扰的话,除非力量能级强过他,要不然毫无威胁力可言,只能算是装饰品。 所以,只要将那名四翼天使解决掉,他们根本不是问题。 这是奥尔蕯迦用亿万亡魂堆积出来的自信。 于是双方再次动起手。 这一次,他们战斗之中所牵扯到的区域变广了。 整个梵蒂冈,都沦为了他们的角斗场。 而作为基督教的大本营,对方显然占据了一部分地利。 那些漫长岁月堆积出来的阵地术式,每时每刻都在给四翼天使以及十三圣徒提供着力量。 相对的,奥尔蕯迦则是被压制的那一方。 不过,这点小问题并不影响他压着对方打。 他们的战斗技艺,虽然说不上差劲,但相较奥尔蕯迦还是没有处于一个档次上。 不断被抓住破绽,乃至于直接被借力打力。 毕竟,别的先不说。 光是奥尔蕯迦从其他生物那里掠夺过来的战斗记忆,数量上就能抵得过全地球70亿人口一辈子所有记忆的总和。 而这十多个对手的战斗记忆,即便加起来也抵不过奥尔蕯迦的零头。 数分钟后。
梵蒂冈的大半个城区已经被摧毁殆尽。 而战斗也在奥尔蕯迦半玩闹的心态之中,彻底进入了尾声。 他的右手借由【AT立场】所赋予的穿透性,强行从四翼天使的腹部由下到上的贯入,一把抓住了其中的核心。 然后迅速掏出捏碎! 没有给对方留有任何机会。 对方的身形,当即在不甘的眼神里缓缓破碎,再无任何的残留。 至于那些圣徒,则早就被奥尔蕯迦撕成了碎块,随手丢弃于战场之中。 从头到尾,奥尔蕯迦就没有受到过任何伤。 他走到教皇面前,神色随意的开口询问道: “你们还有没有其他手段? 如果没有的话,最好快点投降,毕竟你们还有点用。” 教皇虽然对于四翼天使以及圣徒的失败,有些不能接受,但面对奥尔蕯迦的询问,他还是咬牙道: “不可能! 吾主是唯一的神! 除了祂以外,我不可有别的神。 我是吾主的牧羊人,而你必定会遭受吾主的惩戒!” 听着这些话,奥尔蕯迦脸上的随意当即消失,大笑着道: “唯一的神? 祂能当,我就不能当!?” 神色张狂且不可一世! 如果是其它位面,他还不一定自信比得过对方的神。 但在这个位面之中,对方所谓的神,其实也就只是群外星人而已。 还创世神,创个锤子的神! 他如何不能比? 说完,他随手一拍,面前的教皇顿时如同炮弹一般飞出。 “吧唧!” 被糊在了墙上,再无声息。 看着这个场景,不少教士立刻瞪大了眼睛,奋不顾身的举着武器冲向奥尔蕯迦。 但奥尔蕯迦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身后的光轮随意的分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力量,就将他们焚烧成了灰烬。 做完这一切后,他看着其中一名红衣主教问道:“你来回答我之前的问题,想死还是想活?” 对方闻言立刻回答道:“我拒绝……” “吧唧~” “下一个,该你了。” “不可……” “吧唧~” 红衣主教死完后,则是轮到了其他管理层。 “……” “下一个,该你了。” 依旧是平静无比地询问声。 但在被询问者的耳中,就如同近在咫尺的催命符。 看着四周数以百计的尸体,年轻的教士哆哆嗦嗦的跪倒在奥尔蕯迦身前,满脸都是泪水的哀求道: “……我同意,请您不要杀我……” 他所有的坚持,都在逐渐接近的死亡面前破碎。 奥尔蕯迦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 从今以后,你就是这群人的老大了。” 接着,他扭过头颅,用自己猩红色的眼睛,看向其余还存活着的教士: “有没有反对? 有的话趁早站出来,我好一次性解决。 如果没有的话,就和他一样跪倒在我面前。” 沉默几秒后。 稀稀拉拉下跪声,出现了。 唯有极少的一部分人,依旧用着憎恨的目光看向他。 毫无疑问,软骨头和硬骨头被区分出来了。 跪倒的人之中,或许有人打算忍辱负重,但是那并不重要。 在奥尔蕯迦面前跪一时和跪一世并无区别,反正【惑心塔】会帮他们改过自新。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