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砍了我的头,再过去

作者寅时不睡 全文字数 2327字

张燕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办法说出什么来。 他甚至有些羞愧,可是哪怕是羞愧,他也没有办法说出“我留下你走”的话来,哪怕自己有着怎么样的宏愿,有着怎么样的理想,但是自己在这种时候,却做不到管亥师兄所做的选择。 愧疚啊! 可是人终究是人,会愧疚,但是愧疚不一定会影响决定。 张燕是只能看着管亥迎着颜良文丑策马而上。 “小子,这成名的机会,我可要了,你能滚多远滚多远,哈哈哈哈哈。” 管亥没有回头,但是似乎是想到了张燕或许会纠结,自己应该给他个台阶下,所以管亥有些浮夸地高喊大笑着离开。 可是他怎么知道。 在张燕眼中,这种蹩脚的理由,他怎么可能听不懂,但是他没得选啊! 再见了,师兄。 张燕策马回身,头也不回地带着其他能够跟得上的士卒们朝着后方撤离。 整个黑山军的阵型都很散乱,不过这个时候的张燕哪里有办法去照顾阵型,只能够让手下带着人四散开来。 袁军的人还是不够多,没有办法将所有的黑山军留在这里,但是至少这已经是能够给黑山军带来重创了,而且很可能,青州黄巾曾经的领袖,管亥也要交代在这里。 这一波围北海打黑山,算是彻彻底底地成功,并且达到了目的了。 而且在这种战斗中,袁绍的军队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信心,让他们更加有信心能够战胜刘备的军队,哪怕之前他们也见识过刘备军队的实力,那能够跨越太行山脉发动奇袭的神奇军队,那种能够以一当十的战斗力。 不然当初他们也不会选择从邺城撤军。 袁绍可是亲眼见过的,他原本以为董卓的西凉军已经是战斗力极强的狼性军队了,飞熊军、西凉铁骑,各种各样的军队当时给诸侯带来的冲击还是很强的。 但是见到了刘备军跟西凉军交战之后,其实袁绍在心里就做了决定,如果不是必要的话,就不跟刘备的人动手,自己则是要多花时间训练部队,让部队也达到刘备军的水准,再去和他们战斗。 只不过他是不会想到自己瞄上了冀州,在并州的刘备隔着座太行山脉也瞄上了冀州。 一开始袁绍也还是且战且退的想法,想着尽量在实力不够的时候不跟刘备冲突,但是怎么能够想得到,自家大儿子就这么白给了。 哪怕他不想跟刘备对上,但是这仗是不得不打了。 既然要打,那就只能利用这个不长的时间段,来让自己的军队拥有更多的经验和士气,能够给刘备的军队当头一棒。 其实就今天的表现,袁绍都看在眼里,他也觉得自家队伍有当年在虎牢关口见到的刘备军队,有得一拼了。 “放箭!” 袁绍抽出了自己的宝剑,对准了四处奔走的黑山军溃军,高喊道。 他身后的数千长弓手随着他的号令,将手中的箭矢射出。 “放箭!” 袁绍很享受这种胜利的感觉,这让他觉得很过瘾。 漫天箭雨在空中编织出了死亡的巨网,笼罩住了战场中的黑山军众,他们没有什么心思反击,因为他们的长官都不知道在哪里了。
无论是黑山军,还是青州黄巾,其实再怎么变,在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培训之前,他们在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败势,都没有什么思考能力。 好在黑山军还是有不少刘备阵营潜伏进来的军官。 没有在一个照面被杀死的内应们,也都开始主动聚拢战场上的乱卒,将他们收拢到一起,再找到方向往场外撤离。 不得不说,要是没有他们的话,估计黑山军的损失还要更大。 现在的话,虽然说场面上看起来,黑山军完全就是一个抵抗力很弱的菜鸡军队,但是实际上损失的人还没有刚刚开始前面做先锋的那些被全灭的损失大。 当然,其实也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正面战场上,颜良和文丑,受到了较大的前进阻力。 他们的正面军队没有产生足够的冲击力,所以才黑山军才没有出现较大的损失的。 拦住他们的,正是管亥。 穿着一身发旧的粗布裳,身着短甲,管亥将大刀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咧着嘴笑着面对颜良和文丑。 倒不是他作为一个大统领连一身好的新衣服都没得穿,而是这身衣服是当年师尊张角收他为徒的时候,他身上所穿的。 当时张角就给他这身衣服贴了条符,告诉他这身衣服穿在身上的话,能够为他带来防御上的提升,只不过张角也说过,如果他死了,那这身衣服的效果就会消失了。 张角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这身衣服早就没有办法像管亥刚刚出来闯江湖的时候那样,能够在别人的刀剑横刺到身上的时候,亮起道微光,保护管亥。 可是这身衣裳的意义,已经大过了他的实用意义了。 所以每次管亥出征的时候,都会将这身衣裳穿上,他相信,师尊在上,会保佑他平安无事的。 颜良文丑对视一眼,并没有说话,他们都不是善于言辞的人,虽然对于管亥这个看起来像是个朴素老农民的家伙不是很感冒,但是既然会出现在战场上,还有勇气拦住他们,那他就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颜良看了文丑一眼,示意他将管亥斩于马下,自己则是要带着将士们继续追杀黑山军大统领张燕。 “噌!” 一道刀鸣声,重叠了一声职牌亮起的声音。 颜良看着正对着自己的大刀,明白了这个男人想要的就是要同时拦住他们两个,不过那道绿色的职牌倒是让他错愕了一下。 这个实力,基本就是在送。 “你们这两个家伙,想过去是吧?” 管亥挑了挑眉毛,脸上的笑容更甚。 “好说,赢过了我老管手上这把刀,砍下我老管头上的这颗脑袋,这路,就让你们过!” 管亥咧开嘴,露出了那两排黄黄的牙齿。 颜良文丑又是对视一眼,这家伙并不强,他们的目标是张燕,不是他,所以倒是没必要浪费时间说什么,踏过去就踏过去吧,杀了再说。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