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 灵树树枝

我真是修炼天才 409 作者杀鱼禅师 全文字数 4707字

拿到了这枚古怪符文之后,秦某人感觉到了其中的特异性,这枚符文按照青莲所说的话,的的确确有可能是“祭文”。 不过,祭天六器是向上苍祭祀,这一枚符文则是反过来,是被祭祀的一方,反过来献祭了某种东西,进而产生某种结果。 简而言之,这是一种交换,也是一种权能。 “神仙?” 刚才骂归骂,狠话甩出来也是不惧,但真的当无所谓,显然是不行的。 秦某人将令符稍稍地扫描了一遍,电光氪金狗眼当前可以判断出来的,就是这枚令符可以调动五行属金的虚空之力。 不是天地元气,而是虚空之力,只是比较驳杂,并没有秦某人从虚空之中汲取的力量来的纯粹。 “能够匹配的,也就只有所谓的‘灵气’。” 摩挲着下巴,秦昊突然反应过来,按照推演下去,从宽咽鱼大佬复制体开始,应该就是五行所属的变化。 只不过之前自己一直在意着五行属性跟天地元气的联系,加上自身吸收的虚空之力极为纯粹,这才导致了灯下黑。 实际上,纯粹的虚空之力才是异类,秦某人本身的武道圣胎凝聚过程,也是异类中的异类,因为压根就没有什么五行属性的极端化。 最初的武道圣胎,就是个似金属又不似金属的圆球,什么都能模拟、变化、更迭,总之没有特别拔尖的属性,但换个角度,大概这就是纯粹?! 正因为纯粹,所以秦昊的参照物,就有问题。 此时回味过来,秦某人顿时暗忖:第五道罡风层是宽咽鱼大佬的复制体,也可以说是北方不朽幽冥大帝的复制体;第六道是一头大红龙,只不过是瞎的,且没有龙魂;第七道是一头金属龙,只不过是人造的…… “那么第八道和第九道罡风层,大概率就是五行属木和五行属土?” “唔……” 再考虑到罗盘竟然能够轻松击穿不同罡风层之间的壁障,秦昊猛地一拍手:“罗盘可以用虚空之力来驱动,而整片罡风区,就是海量的驳杂虚空之力,简而言之,矬是矬了点儿,可也能驱动罗盘啊。” 眼睛一亮,秦某人顿时想到,如果这一片漏斗状的虚空龙卷风,跟“万海神舟”有关的话,那么大概率就是罗盘的动力源?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秦某人寻思着,是不是“万海神舟”出事之后,很多零部件就损毁,然后流落到了各地。 其中一部分,就是罗盘,而罗盘是自带“电池”的那种。 而这一块“电池”,爆了,不但爆了,还爆在了一条通道上,形成了虚空龙卷风。 这个可能性极大,因为根据破界虫娘的回忆来看,如果不是他干涉到了这里,原本横渡第一道罡风层,那横渡就横渡了。 飞行蛇颈龙的破坏力,也就那样。 但打破了平衡,那就不同了。 最重要的是,飞行蛇颈龙原本是可以增殖的,只是因为被秦某人一扫光,这才连跟毛都不剩下。 咔嚓! 在第七道罡风层的底部,传来了惊人的砍伐声,就像是在茫茫宇宙之中,原本声音并不能传播,却突兀地传来砍树声。 登月飞船刚落地,就听到吴刚在砍桂花树…… 便是这种诡异的既视感。 “好人!” 听到这个声音,青莲整个人都激动了,波浪起起伏伏,晃得秦某人眼睛都直了。 “又怎么了啊。” “我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 蛤?! 你老母难道是砍树声?! “真的!” 青莲大姐姐央求了一会儿,秦某人这才问道,“怎么确定?” “妈妈手中有一节树枝,抽人可痛了。” “……” “真的!” 青莲大姐姐是真的大,让秦某人一时有些恍惚,镇定心神,便听青莲甩着满头绿毛道,“我偷偷折过树枝,树枝不但没有断了,反而还又长了一个枝桠出来。用刀砍,砍一截长一支,越砍越多……” 然后青莲指着遥远的第七道罡风层底部:“那里的声音,跟我砍树枝的声音,一模一样?” “要不下去看看?” “不行啊,这里的罡风就已经抵御的如此艰难,要是下去,别说衣服,连魂魄都能被吹散。” “嘿嘿……” 秦某人笑了笑,有他在,怎么可能魂飞魄散? 纯粹是想来点福利罢了。 “给你来一套装甲,不就行了?” 一招手,自带雷击纹的特制装甲,顿时出现在了手中,巴掌大的装甲,看上去只能保护一只手。 “试试?” 示意青莲伸手,绿毛大胸小姐姐有些忐忑,但还是伸出了手,只见手接触到装甲之后,很快就被激活,一道道雷击纹连成一片,古怪的先天符文形成网络,将青莲笼罩在了其中。 等所有的先天符文,都将青莲包裹得严严实实之后,战甲瞬间形成,罡风在表面,连一点痕迹都无法留下。 “哇,这是什么?!连罡风都能轻松抵御。” “难道我是炼气天才这种事情,也要随便挂在嘴边吗?” “好人你真好~~” “好好修炼,不要老是靠我。” “嗯~~” 腻歪了一会儿,秦昊听到一阵独特的波动之后,顿时判断,应该是罗盘击穿了第八道罡风层的空间壁障。 不过,此时他已经明白过来,与其说是罗盘击穿空间壁障,倒不如说是吸收,如果整个虚空龙卷风的能量,就是曾经的罗盘动力源,那么罗盘在罡风层之中,根本就是如鱼得水。 “走!” 手持赤璋,秦某人寻思着,如果第八道罡风层之中,真的是五行属木,那么现在手中的赤璋,好歹也能克制一下。 祭天六器的特点就是如此,能适应天地元气,也能兼容所谓的上界灵气。 一路下沉的同时,秦某人不断地释放着虚空涡轮。 整片空间中的驳杂虚空之力非常丰富,且没有溢散的意思。 当虚空涡轮进入其中,完全那就是老鼠进仓,简直不要太爽。 吱呀吱呀吱呀…… 木头扭曲、挤压的声音传来,让秦某人顿时一愣:真是五行属木的宝物?
对青莲所说的话,秦某人不是不信,他信青莲,但他不信青莲的老母。 如果那真是老母的话…… “一模一样的气息!” 青莲一声大叫,兴奋地喊了起来。 而秦昊顺着青莲抬手指的方向看去,便见一根新鲜的树枝,从第八道罡风层,窜入了第七道罡风层之中。 树枝之上的绿叶,看上去就像是刚抽的嫩芽,鲜翠欲滴,颇具灵蕴意味。 “应该不是人造物……” 秦某人释放了大量的眼珠子观察,首先可以判定的,大概就是这一根树枝,跟金属龙不太一样。 明明是一根树枝,却让秦昊有一种看到人手的感觉。 这种感觉,便说明树枝的本体,是生灵,且有智慧,因为那代表着生机、灵蕴。 忽地,一片树叶飘落,青莲见状,顿时大喜:“妈妈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 蛤?! 秦某人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青莲的老母到底是不是人类?! 因为百花岛的缘故,秦某人先入为主就认为,青莲的老母,应该就是百花岛的某位大佬前辈,然后把青莲培育出来之后,就成了她的老母。 可现在看到这根枝桠,秦某人瞬间反应过来,青莲的老母,完全可以不是人啊! 淦! 草率了,实在是草率了。 秦某人寻思着自己还是思考太过惯性,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可青莲是器灵啊,怎么可以用惯性思维呢? 再说了,就算是人,也不一定生人出来。 比如说他秦某人自己,跟花姑子所生的秦建国,那……那不就是一颗蛋么。 在具备超凡力量的世界中寻找平凡世界的规则,这就不正常好吗?! 深刻反思、认真反省的秦某人顿时道:“青莲,确定那就是你老母?” “好人~~先看看。” 也是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一路过来,也算是见识到了各种古代老阴逼的神秘操作,青莲抖了一下傲然酥胸,也是没敢上前。 毕竟,宽咽鱼大佬这种老妖,居然还有复制体,还自己的老母被复制……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那一枚飘落的树叶缓缓地起舞,不一会儿,竟然落到了秦某人的身前。 不等秦某人伸手拿呢,却见树叶上出现一行字,是一种古怪的符文,不过秦某人认得这些字。 是龙族古字的一种,古字组合成了一句话:是你斩杀了白金龙? “白金龙?”秦某人一愣,然后明白过来,“是刚才那头人造金属龙?原来是叫白龙吗?” 树叶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秦昊轻咳一声,模仿着龙族的发音,回道:“不错,正是在下。” 横竖都要回答一下才能看动静,秦某人索性基于判断来回答。 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当秦某人以为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却见叶子上的文字褪去,又换上了一个新的问题:“万海神舟”的“万界罗盘”,怎么会在你手里? 嚓,看来是真的智慧生命啊。 也吃不准对方到底什么来头,想了想,秦某人道:“我是海神教本代大师兄,‘海神灌顶之术’第一人。” 叶子上的文字立刻又换上了一句:原来是海神教的神子,有“万界罗盘”倒也合理。 多的话也不说,多说多错,不过秦某人发现杀气雷达功率拉满也屁事儿没有,顿时知道对方是友非敌。 只是,就算是友,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好心办坏事? 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悬浮的叶子文字再度褪去,又重新显现了一句话:镇压罪孽黄龙已经成功,只是无法突破“万界罗盘”的结界限制,所以一直停留在这里,今日脱困,自当回报。 文字显现完毕之后,便听“啪”的一声,一根树枝折断,然后慢慢地漂浮到了秦昊跟前。 那枚树叶之上,又显现了一段文字:若是合用,做个器物去去微尘,也好。 “……” 就算不开启电光氪金狗眼,秦某人都知道,这一根树枝,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货色。 而且按照叶子上所说,对面这货其实已经镇压了一个叫“罪孽黄龙”的玩意儿。 那么根据规律,应该就是处在第九道罡风层的怪兽?! 如此,一切就齐活儿了。 伴随着一声轻爆,秦某人还没来得及追问对方到底叫啥,跟青莲有啥关系呢,就见一道青色流光刷过,直接奔虚空身处而去。 等这一切消散之后,秦某人一脸抱歉地扭头对青莲道:“不好意思啊青莲,都没来得及问是不是你老母。” “不是妈妈。” 青莲一脸失望,带着点落寞,摇摇头说道。 “这怎么确定的?” “妈妈没有这么强。” “……” 这是什么狗屁理由,你老母把你弄出来,那都是万把年之前的事情了。 也不多算,就按一万年来计算,只要不是太矬,那不是直接破碎虚空的事儿? 不过多的秦某人也没有问,想来青莲应该还是有其它的原因,才能判断出对方不是她老母。 “这一根树枝,跟你老母抽人的那根比起来,如何?” “好像这根要厉害一些……” 青莲嘻嘻一笑,忽地搂住了秦某人,“好人~~” “行了行了行了,给你给你给你……”一招手,那一根树枝顿时落在了青莲手中,秦昊又问道,“要不要帮忙给你祭炼一下?我可是炼气天才。” “不用!” 笑嘻嘻的青莲美滋滋地挥舞着手中的树枝,“好人,你可知道,这等灵树的树枝,只要给予滋养,早晚又是成长为一棵灵树吗?” “不是吧,这么拽?” “嘻嘻。” 欢呼雀跃的青莲更是得意洋洋地说道,“妈妈手中的那根树枝,轻轻一抽,如秋风扫落叶,无人能敌。我这根,比妈妈那根还要厉害!” 听了青莲的描述,秦某人一愣,寻思着这路数,不就是“青帝鞭”吗? 难不成“青帝鞭”要两根的?! 这是什么毛病?!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