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离心离德

作者第三魔法使 全文字数 2609字

由于弟弟全部的力量都点在求生上,药师寺天膳发现这个秘密后又有意往这个方向发展,最终修成不死身,哪怕肢体被切断,要害被贯穿,都能长回去。 这也导致了天膳不拿生命当回事的性格,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福兮祸所依。 双胞胎弟弟的存在,造就了不死身,也成了不死身唯一的弱点。 全点求生,意味着其他方面一无所知,毫无抗性。 在平时,由天膳的灵魂做主或许不会怎么样,一旦不死身发挥效力,弟弟的灵魂力量外显,机会就来了。 心象之力,斩神之刀,斩一个畸形的孱弱灵魂,又有何难? 平心而论,这里的机会有相当大的巧合因素。 谁会知道天膳是一体双魂? 谁会知道不死身源于另一个畸形的灵魂? 更别说连体双胞胎的灵魂有着极高的相似度。 如果不是关俊彦有系统,系统里正好写了药师寺天膳的特殊存在方式,他也参不破不死身的秘密。 如果不是以心之道入剑豪,就算知道秘密,也破不掉。 在场的六人,真正被完克的不是萤火,也不是雨夜阵五郎,而是药师寺天膳。 归根结底,只能算他倒霉,惹谁不好,偏偏惹上关俊彦这个克星。 最大的依仗被破,天膳面如死灰,心更如死灰。 虽然几经提升的恢复力依旧比普通人强,但少了弟弟的加持,再强也到不了短肢再生,残体拼接的程度。 不知不觉间,对关俊彦的钳制都放松下来。 关俊彦却没有趁机脱困,反而保持这种相互钳制的关系,将天膳举了起来,迎向杀力最大的筑摩小四郎。 后者蓄势待发的“镰鼬之术”立时顿住,天膳是他认可的主君,哪怕有主君的命令,他也做不到毫不动摇地对主君下杀手。 关俊彦抓准时机说道:“还要和我‘同归于尽’吗?” 天膳疯狂摇头。 哪还有什么同归于尽,再打下去,关俊彦会不会死不知道,自己一定会死,第一个死。 第一次离死亡如此近,终于激发了这个漠视人命的忍者的求生欲。 “住手,都住手,我命令你们都住手!” 他声嘶力竭吼着,却没有任何威严,只有凄惨。 但天膳终究是伊贺的副统领,积威仍在,筑摩小四郎、夜叉丸、萤火纷纷停手,只有刺头蓑念鬼还在攻击。 只是他一个中忍,如何是关俊彦的对手,一边单手单刀格挡,一边嘲讽道: “你这个副统领不行啊,说话不管用。” 天膳心里难受,面上却只能呵斥: “蓑念鬼,你要违抗我的命令?” “呿。” 蓑念鬼撇嘴停手,脸上的不屑隔着厚重的体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位在场资历第二老的中忍对着关俊彦说道:“关先生似乎无意杀人?” “都说了,我是来讨公道,不想多造杀孽。你们不信,一而再,再而三。本来是真想杀几个出头鸟立威,现在看来,留着某些人对于伊贺似乎‘更好’——带着你们副统领滚吧!” 说到这里,关俊彦丢沙袋般把药师寺天膳丢给蓑念鬼。 蓑念鬼伸手接住,可能是用力有点猛,一巴掌抵住天膳后背,让他又吐了两口血。 蓑念鬼夸张地叫着:“副统领,你没事吧,都怪我,没控制好力道。” 筑摩小四郎对此人怒目而视,关俊彦却看得暗暗好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铁板一块还不如宰掉。
“昨夜一次,今天一次,事不过三,第三次别怪我真的开杀戒!不知道到时候,还有几个人愿意跟来,呵呵呵。” 在刺耳至极的笑声中,关俊彦收刀归鞘,走回自己搭建的同名关隘下。 尽管浑身浴血,脚步蹒跚,尽管从上到下都是破绽,却没有任何一名忍者敢于出手,最后跟着提着副统领的蓑念鬼,黯然离场。 关俊彦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专心调动杀生石的力量,滋养身体,治疗伤势。 一直在远远观望此处的三善十悟撤去周围的灵力镇封,语带复杂地说了句:“关先生好手段。” “谢过先生手下留情,有机会再正式拜会先生。”关俊彦没有揪着不放。 一来这位“天眼”风评确实不错,二来他虽然镇封自己,却在最关键的地方留了力,与六名忍者搏杀的过程中,他没有丝毫干涉,明明可以让自己的灵力动荡,战局更难熬一些。 这份留情,关俊彦愿意承。 “我衷心期待。” 说完,三善十悟主动离开伊贺东京里,都没等身为主人的药师寺天膳回来。 有些人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如果天膳敢死,不仅能扫清之前的质疑,还能激起伊贺的同仇敌忾之心。 哪怕关俊彦一直堵门,只要这口气不懈,伊贺就不会倒。 就算关俊彦破门而入,也有大把的人愿意赴死,只为让敌人知道我伊贺不是好惹的。 可现在,副统领贪生怕死,又不敢承担责任,这样的人,谁愿意跟,这样的伊贺,又怎么能让人有归属感。 一直以来笼罩着伊贺的那股气,那股几百年积累的气,散了。 这是比山水气运更加宝贵的东西。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只可惜这个道理,药师寺天膳不懂,他最看不起的就是人命,最在乎的只有自己。 正如三善十悟所料,如关俊彦的谋划,忍宗源流伊贺内部人心惶惶。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偌大的伊贺,历史悠久的伊贺,走到哪都能骄傲地自报家门的伊贺,怎么在一天一夜之间变成这样? 不仅不是荣耀,反而有了些耻辱的意味。 而这份惶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有愈演愈烈,濒临离散的趋势。 一开始,还有人相信上忍中忍们是在做准备,不动则已,一击毙命,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注定嚣张了不了多久。 可等了几天,山巅忍者们始终没有露面,除了第一夜的接触,第二天的围杀,再无动静。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到后来,连外人都看得出伊贺忍者的精气神越来越差。 不是没有人向外求救,不是没有其他分部的伊贺忍者赶回来支援。 但连同副统领在内的伊贺十人众中的六人联手都没能成功还落得个全员带伤的结局,零星的支援又有什么用? 除非首领率领十人众全员,可伊贺不是只有关俊彦一个敌人,关俊彦破掉杀局的第二天,伊贺的宿敌甲贺便开始蠢蠢欲动。 虽然没有明着撕破脸皮,但暗处没少动伊贺的蛋糕。 内忧外患。 PS:“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的玩法比死几个人更加深远,不过看回馈似乎是没写好,书友们不喜欢,那以后就不写这种桥段好了。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