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姐,你们什么时候领证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912 作者逍遥游游 全文字数 4759字

苏青一边喝着粥,一边给自家男人打电话,一听到萧季冰说马上就回来,苏青直接对着手机就“啵”的来了一口。 紧接着她便听到了手机那边传来了自家男人的轻笑声。 “怎么不喜欢?”苏青翻着白眼,如果萧季冰但凡敢说一句,他不喜欢,哼哼,等着看吧,她怎么修理他。 萧季冰的低笑声里充满着欢愉:“怎么可能不喜欢呢,我非常喜欢!” 说完了这话,他也对着手机亲了一口:“晚上想吃什么,我买上东西回去做。” 苏青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于是便毫不客气地点菜了,话说她真的已经好久没有吃自家男人做的菜了:“首先肯定是我的最爱了,锅包肉,香辣小龙虾,钵钵鸡……” 于是苏青便直接把自己爱吃的点了一个遍儿。 萧季冰笑了笑:“好,等我回来!” 苏青打了一记响指:“嗯,我等你,今天晚上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办正事儿。” 最后三个字,说得一波三转,那叫一个动听,萧季冰看着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两个纸袋,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温润起来:“嗯!” 苏青:…… 唔呀,她家男人进步了呢。 两个人很快挂断了手机,萧季冰发动车子往回家的方向驶去,自始自终他也没有看到陈玉芬和陈秀秀那两个女人。 而苏青这边才刚刚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家门就被人推开了,包小黑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一看到桌子上摆着的粥和爽口小菜,包小黑的眼睛也亮了:“嘿嘿,姐你也是刚起来对吧,我就知道我姐夫一定做饭了!” 说着,也不用苏青招呼便特别自觉地坐到了苏青对面,然后拿起一个碗就给自己盛粥。 苏青漫不经心地斜了这货一眼:“爪子洗了吗?” 包小黑点头,理所当然的:“必须洗了啊,我可是把自己的脸和手洗得干干净净才过来的!” 话说他过来可是要吃饭的啊,所以当然要洗好了爪子再过来。 先大口地喝了一口粥,包小黑这才想起来,当下他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也没有看到自家姐夫:“咦,姐,我姐夫呢?” 苏青直接道:“出去买菜去了,他今天晚上要给咱们做大餐。” 包小黑忙放下手里的勺子,就去摸自己的手机:“那我得赶紧给我姐夫打个电话,得告诉他,我想吃什么菜,哦哦,还有苏小白。” 苏青敲了敲桌子:“省省吧,他知道的。” 包小黑才不信呢:“嘿,我姐夫买来的肯定都是你爱吃的,所以我还是打个电话保险。” 苏青鄙夷:“出息。” 包小黑撇了撇嘴,不过手里的动作却不慢,已经拨通了自家姐夫的手机。 萧季冰接电话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喂,小黑啊,有事儿?” 包小黑那嘿嘿的笑声里都听得出讨好来:“嘿嘿,姐夫,我听我姐说了,你现在在买菜,晚上要露一手呢……” 萧季冰应了一声:“是啊,刚买完,我马上就回家,到家就做,到时候你给我打下手啊。” 包小黑继续嘿嘿:“嘿嘿,那必须的,对了,姐夫我想吃……” 于是包小黑便直接报了几个菜名,只是他的菜名还没有报完呢,便被萧季冰打断了:“放心吧,你和小白喜欢吃什么,我记得很清楚,都买了。” 包小黑现在简直是心飞扬啊:“哈哈,姐夫,我就知道了,你最疼我了,哈哈,姐夫我太爱你了!” 然后包小黑便对上了他家师姐的死亡凝视。 于是包小黑立刻改口:“姐夫,你是我最最尊敬与爱重的姐夫!” 这一刻,他家姐夫就是最可爱的人。 挂断了电话,包小黑一边继续喝粥一边和苏青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对了,姐,那天我妈还问起你呢。” 苏青有些好奇地挑了挑眉:“师娘问你我的事儿?师娘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啊。” 还有,这个小黑货知道些自己什么事儿吗? 包小黑一笑:“姐,我说你和我姐夫两个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看你们两个的样子应该也不会分手吧,那就直接领了证,结了呗,正好咱们还能好好地热闹一下呢。” 苏青抬手在这货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胡说什么呢,我和你姐夫怎么可能分手!” 谁敢说她和萧季冰会分手,她真的能将人打爆。 包小黑一缩脖子,立刻态度良好地认错:“哦哦,我错了,不过姐,你说我要不要提醒姐夫一声,让他向你求婚啊?” 苏青哼了哼:“不用,我们两个结婚,还用得着他向我求婚?” 包小黑:…… 所以,师姐,你这是想要干嘛? 然后便看到他家师姐特别霸气地将粥碗往桌子上“啪”地一放,然后直接道:“他是我的男人,我想要结婚,自然是我来求婚了!” 包小黑一口粥刚刚含到嘴里,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呢,便直接喷了出来:“扑哧!” 好吧,他怎么会忘记了呢,他家师姐从来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想。 苏青一脸嫌弃地看了看桌上的菜:“倒了吧,不能吃了!” 全是包小黑的口水,谁要吃这货的口水啊。 包小黑扯了几张餐巾纸,在嘴上擦了擦:“嘿嘿!” 这一刻必须得讨好笑才行:“嘿嘿,那具姐,我错了,我这不是一个不小心没有绷住嘛。” 苏青的俏眼微微一眯:“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是我的错喽?” 包小黑忙摇头又摆手的:“不是,不是,师姐你误会了,是我心理素质太差了!” 苏青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哼,还不错,这货总归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包小黑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桌子,一边道:“姐,那你打算怎么求婚啊?” 苏青的指尖在桌子上敲了敲:“怎么,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参考一下。” 包小黑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蜡烛,气球,玫瑰花啊,直接摆个大大的心,然后你和我家姐夫往里面一站,我们这些人围在外面给你加油助威,嘿嘿,到时我姐夫肯定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苏青的嘴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抽,加油……助威…… 这样的场面能想吗?
她和萧季冰两个人站在红色玫瑰花,气球,还有蜡烛围成的心形中间,然后她拿着戒指,正准备问萧季冰要不要和自己结婚的时候,而心形外面,包小黑,孙晨,吴凡等这群家伙,一个个在拼命地拿着小旗大声地加油助威:“加油,加油,头儿加油……” 卧槽,这个画面太美了,完全不敢想。 不过包小黑却还是双眼亮晶晶地继续往下问呢:“姐,求婚必须得有戒指啊,你准备了吗?” 苏青眨巴了着眼睛想了想:“等几天,我先把戒指订了再说。” 包小黑继续道:“姐,订制戒指的时间听说挺长的呢?” 说完了这话,包小黑只觉得自家师姐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白痴。 然后包小黑便听到了自家师姐的声音:“加钱就可以加急。” 听听这淡漠的口气,分明就是在说,姐有钱,姐想加急完全可以用钱来砸。 包小黑:…… 靠,虽然他们家也算是小有资产吧,可是和自家师姐这个富三代相比真的比不起啊,所以他现在就是一个妥妥的穷逼。 在这种富三代的面前,他这种穷逼是没有人权的。 不过再看看他家师姐,已经神游天外,完全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于是包小黑想了想,自己还是赶紧的去收拾碗筷吧,哦,对了,还有把桌子擦干净。 苏青正在想着,话说她当年还是大姐头儿的时候,可是收藏有好几块上好的钻石原石呢,而且还有几块极品玉石,那还是在她爱上萧季冰之后,背着这个男人,悄悄准备的呢。 现在倒是正好可以拿出来用了。 而且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给萧季冰准备的,当然了,极品玉石正好可以给她的家人们,一人准备一份玉制品。 心里想着,苏青握着手机,对着厨房招呼了一声:“小黑子,你把碗刷干净哟,我先进屋里躺一会儿。” 包小黑哪里敢说不行:“哦!” 苏青进了卧室,便直接摸出了自己藏着的另一部手机,开了机后,从通讯录里调出了一个人的号码,直接发了一条短信息过去:有事儿找你,有些好东西,需要你帮忙设计并制作一下。 那边隔了五六分钟才有了反应:卧槽,小祖宗你还活着? 苏青看着这几个字,直笑:活着。 那边的回复这一次可是非常快的:活着就好,一直希望你平安,哦对了,设计什么? 苏青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钻石原石还有极品美玉,想让你设计一对婚戒,还有几件饰品。 这一次那边率先发过来的是:卧槽,卧槽,卧槽!小祖宗你说什么,你居然要结婚了! 苏青无语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懂不? 那边回:呵呵,这是用在别人身上的,你竟然真的有看上眼儿的男人了? 还好那货现在不在苏青的面前,否则的话苏青肯定直接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是啊,看上了,废话少说吧,赶紧的给个痛快话,到底接不接? 那边的回复依就快:必须接啊,就凭咱们这关系,谁的活儿我都能不接,唯独你的活儿我必须得接啊,放心,肯定让你满意。 苏青乐了:哦,对了,忘记和你说了,加急啊,我这可是等着急用的。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这才回复了:卧槽,你的良心不会痛的吗,加急……小祖宗你真是个要命的祖宗。 苏青:明天我就安排人把东西给你带过去,记得加急哟! 那边: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 苏青:你觉得呢? 那边:好吧,和小命比起来,加急我还是能接受的。 和这位聊完了,苏青又联系了几个人,然后这才将这部手机关机,重新藏好。 …… 等到苏青搞定这一切,出了卧室,她家男人也回来了,两只手提得满满的,不过这当中还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特别显眼,苏青过去伸手要帮忙。 萧季冰忙将手里的一袋子菜递给了苏青,看到包小黑也从厨房里出来了,便又将另一袋子菜塞到了包小黑手里:“我先去换身衣服。” 包小黑有些奇怪:“姐夫,你手里的黑袋子是什么东西,不是菜吗?” 萧季冰:“不是,是给你姐买的吃的。” 说话之间,萧季冰已经进了卧室,反手把门关上了。 很快的,萧季冰便换了一身家居服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 苏青挑眉:“什么东西啊?” 萧季冰将手里的盒子递给苏青:“巧克力。” 苏青接了过来,有点懵。 话说,她怎么不知道她喜欢吃巧克力这种东西了呢? 不过既然是自家男人买来给自己的,她自然也是欢喜的。 只是…… 苏青又往萧季冰另一只手里看了看,唔,什么也没有,只是刚才那个黑色的袋子,明显挺大挺鼓的,应该不会只有区区一盒巧克力吧? 不过她倒是也没有开口问。 反正自家男人不管什么事儿都不会瞒着自己。 于是苏青直接打开盒子,拿了一粒巧克力先塞到了自家男人嘴里:“甜不甜?” 萧季冰笑得眉眼弯弯:“甜的,很甜。” 说着,萧季冰也同样的拿起了一颗巧克力塞到了苏青的嘴里:“咱们一起甜。” 苏青:…… 果然是吃了巧克力,听听,自家男人的嘴巴一下子都甜出天际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包小黑的脑袋却探到了两个人中间:“姐,姐夫我也要吃巧克力,喂我一颗呗?” 说着,还张开嘴巴看向自家师姐。 师姐,有了好东西得和师弟分享的哟。 苏青白了这货一眼。 而萧季冰则直接用手将包小黑的小脑袋瓜给按开了:“这是我给我媳妇买的。” 包小黑:“姐夫,咱们是一家人啊。” 所以用得着搞得这么生份吗? 包小黑继续:“姐夫……” 萧季冰拿起一粒巧克力塞到了包小黑的嘴里。 包小黑:…… 呃,他明明是想要自家师姐喂自己吃的。 萧季冰:“想吃,姐夫喂你,你姐只能喂我吃东西。” 包小黑:…… 苏青:不愧她家男人!她简直不要太喜欢!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