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摧枯拉朽(11)

谋明天下 1171 作者风中的失落 全文字数 3428字

走进代善临时行营的时候,廖文儒一点都不在乎周遭的血腥味道,他的脚步有些匆忙,甚至可以说是迫不及待,刚刚得到禀报,后金的礼亲王代善,已经被他派遣的亲兵活捉,看押在临时行营的厢房。 廖文儒当然想着见一见这位后金著名的亲王,后金在明朝末年取得很多战斗的胜利,这里面都有代善的身影,而且这位后金年纪最大的亲王,险些就成为后金的皇帝。 临时行营的戒备异常的森严,沈阳城内的战斗厮杀尚未结束,但绝不会影响到这里,其实代善被生擒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绝大部分的八旗军军士都失去了斗志,不少人都选择放下手中的武器、跪在地上投降了,出于对下一步作战的考虑,也出于彻底灭掉后金的出发点,不少后金八旗军军士就算是放弃了抵抗,也被毫不留情的斩杀。 廖文儒对此心知肚明,但他不会开口说任何话。 “禀报大帅,代善被抓住之后,什么都没有说,一直沉默。。。” 廖文儒看着对面的亲卫队长,反而不着急了。 “哦,说说看,你们是怎么抓住代善的。” 亲卫队长抱拳继续开口,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 原来代善的临时行营大门即将被攻破的时候,亲卫队长率领五百名皇宫侍卫和亲兵,从临时行营的后门突然展开了进攻,代善将绝大部分的力量都集中到前院参与厮杀,后院的守卫力量相对薄弱一些,代善绝对想不到,登莱新军最为强悍的军士会从后院发起进攻。 亲卫队长率领军士冲进中间院落的时候,前院大门已经被攻破,代善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前院,等到军士前来禀报后院被攻陷,代善来不及做出任何部署上面的调整。 亲卫队长冲进厢房的时候,前院的厮杀还没有彻底结束。 代善就这样被生擒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廖文儒看着亲卫队长,频频点头,看来他的这个安排恰到好处。 守卫在厢房外面的四名亲兵,看见廖文儒快步走过来,连忙行礼。 厢房外面单独摆着一具尸首,用布盖住了。 廖文儒看了看身边的亲卫队长。 “这就是范文程吧。。。” 亲卫队长用力的点头,脸上出现不屑的神情。 “大帅,这就是范文程,属下觉得范文程就算是死了,也没脸见人,所以。。。” 廖文儒轻轻的摆手。 “不用多说了,人已经死了,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这些罪孽都跟着到地下去了,我们暂且不下定论,这一切都让皇上来决断吧。。。” 厢房门被打开了,廖文儒抬脚进去。 厢房里面,有十名亲兵看护代善。 廖文儒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满头白发与毫无血色的一张麻木的脸。 大名鼎鼎的代善,此刻如同一个老学究,周身毫无生气,更看不见锐气。 “礼亲王代善,后金四大贝勒之首,想不到豪气全无,可叹世事难料啊。。。” 廖文儒的话语,终于让代善的眼睛咕隆的转动了一下,看过来了。 不过代善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眼神也颇为空洞。 “我是廖文儒,登莱新军总兵官。。。” 代善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抬头看向了廖文儒。 “你、你是廖文儒,你是登莱新军的总兵官,你、你怎么如此的年少。。。” 廖文儒微微一笑,看着代善开口了。 “礼亲王,你这话可就奇怪了,你后金的那么多亲王,年级也不大啊,你大概是认为,强悍的登莱新军,应该有一个五大三粗的总兵官吧。。。” 代善刚刚有些神采的脸色马上暗淡下来了。 “廖总兵官,成王败寇,我失败了,听凭处置。。。” 廖文儒哈哈一笑。 “礼亲王,说话还是不失豪气,败了就是败了,不过这不仅仅是你礼亲王的失败,也是后金覆灭的开端,明日我大军就要朝着镇北关开拔,前后夹击多尔衮及其麾下的八旗军,等待后金和八旗军的,就是彻底覆灭的命运。。。” 廖文儒刚刚说完,代善就点了点头。 “廖总兵官,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我大清国没有希望了,其实这场战役在数年前就开始了,可惜我们没有察觉,一步步走进了你们设计好的圈套之中,登莱新军发起对辽阳进攻的时候,我们已经注定失败,我最佩服的不是你,而是你们大吴朝廷的皇帝,可惜我没有机会见到你们的皇帝了,可惜啊,要不是你们大吴朝廷崛起,我大清国早就进入中原,统一天下了,哪里有现在的局势。。。”
廖文儒也跟着点头。 “礼亲王不愧是后金的第一亲王,能够看清楚局势,不简单,后金的灭亡,早就在皇上的掌控之中,说实话,皇上五年前就断言了,皇太极病逝的那一刻,后金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最终会被我大吴朝廷彻底灭掉。。。” 代善挣扎着站起身来,对着廖文儒抱拳行礼。 “我愿意听一听,大吴朝廷的皇帝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分析。。。” 廖文儒对着南方的方向抱拳之后,看着代善开口了。 “皇太极在世的时候,注重农耕,笼络汉人,礼贤下士,还是能够吸纳一些汉人为后金朝廷做事情,而且皇太极有着不一般的手腕,能够牢牢的掌控后金,可惜的是,皇太极不会想到自己突然就走了,没有确定后金的继承人,更没有时间和精力培养后金的继承人,结果皇太极前脚刚走,后金就陷入到权力的争斗之中去了。。。” “更有意思的是,作为摄政王的多尔衮,一门心思的掌控后金朝廷,没有关注民生,更是以排挤汉人来博取满人权贵的支持,以稳固自身的地位,这样的做法,无异于自毁基脚,如此的后金朝廷,怎么可能维系下去。。。” 代善一声长叹,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嘴角出现了血丝,代善没有用手去擦,而是弯腰继续拼命的咳嗽。 廖文儒摇了摇头,伸手拔出了腰间的钢刀。 “礼亲王,看样子你的身体的确不行,能够以这样的身体勉力支撑,指挥八旗军守卫沈阳城池,也不简单了,你是后金的第一亲王,看你的样子,支撑不了多长的时间了,我们都是军人,你说的不错,成王败寇,我不为难你,你自己选择吧。。。” 说到这里,廖文儒将钢刀仍在了地上,转身离开了厢房。。。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名亲卫托着一个用红布盖着的盘子出来了。 “禀报大帅,代善自尽了,这是代善的人头。。。” 廖文儒抬头看了看天空。 “选一处地方厚葬吧,六百里加急,将沈阳之战的情况禀报皇上。。。” 亲兵离开之后,廖文儒背着手,在厢房外面踱步。 十分钟之后,廖文儒停下了,传令兵马上走过来了。 “传我的命令,停止对投降八旗军军士的斩杀,不准滥杀无辜了,我们已经拿下了沈阳城池,如果这里被破坏的太厉害了,我们需要投入更多的钱财整治,杀敌一千字损八百,这样的事情我们少做,不过有一点,那些负隅顽抗之人,绝不要手下留情。。。” 满身血渍的祖大寿等人来到临时行营的时候,廖文儒已经来到了前院的大堂。 跟随在祖大寿身后的祖大弼,满眼的期待。 廖文儒微微一笑。 “祖大弼将军,怎么了,这个时候就着急了,就想着前往镇北关厮杀了。。。” 没有等到祖大弼开口,祖大寿抱拳开口了。 “大帅,属下愿意率领将士,前往镇北关厮杀,恳请大帅恩准。。。” 廖文儒站起身来,对着祖大寿和祖大弼等人连声说了几个好,从身上掏出一封信函。 “这是皇上写来的信函,告诫我等,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祖将军有这等的决心,我就放心了,将士们连续作战,的确很疲劳,不过后金的八旗军更加的疲劳,我们必须要抓住时机,不给多尔衮和八旗军任何喘息的机会。。。” “沈阳城被攻破,代善阵亡的消息,我已经派遣斥候散播出去了,相信多尔衮和八旗军知晓此事之后,一定遭遇到沉重的打击,趁着他们士气低落的时候,我们发起全面的进攻,彻底剿灭他们。。。” “乔明俊将军的信函也来了,镇北关依旧被牢牢的控制,八旗军无法攻破。。。” “祖大寿将军听令,调拨五万登莱新军将士,明日卯时出发,前往镇北关,祖大弼和祖大乐协同指挥作战,以祖大寿为主帅,祖大乐为副帅,祖大弼为前锋指挥官。。。” 祖大寿、祖大乐和祖大弼三人同时单膝跪地,同时抱拳。 “属下遵命,属下一定协同乔将军,彻底剿灭后金鞑子。。。” 廖文儒上前去,扶起了祖大寿,示意祖大乐和祖大弼都起身。 “祖将军,将士长时间本息作战,都有些疲劳了,接下来镇北关的决战,不会那么轻松,我们不会给多尔衮和八旗军任何的退路,所以他们会拼命,你们一定要小心。。。”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