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永眠于海底

作者迷途信者 全文字数 3303字

叩叩叩。 “上菜!” 按照惯例敲了两下门,漂亮的女服务员推门而入,没有受到半点阻挡。 刺骨的凉意一闪而逝,她浑身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角落未曾打开的空调,并将手里的两盘海鲜放上了桌。 “后面还有三盘,很快就来。” 礼貌性地对着两名客人笑了笑,服务员轻轻地关门出去,临走时还忍不住嘟囔了几句:“真是奇怪,刚才为什么会感觉那么冷?” 门内,遭到打断的咸鱼哥也冷静了下来。不过他也不准备答应程海的要求,直截了当道:“抱歉,我不打算告诉你。” “先别急着拒绝。” 程海清了清手中的筷子,将一块鱿鱼夹到了碗里,说道:“这也许是你最后展示忠诚的机会了。” “忠诚?何为忠诚?” 咸鱼哥一拍桌子,面色冷峻道:“你难道还要告诉我你问这个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他?” 审判虽然不会轻易共享信息,但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为了让咸鱼哥赴死得更为坚定,程海和哈斯塔达成合作事情自然告知了他。 而哈斯塔又和克苏鲁是死敌,等到克苏鲁被放出来的时候,程海难道还会帮着敌人对付自己的盟友不成? “别激动。” 程海舔了舔嘴唇,终究还是没有把美食夹起,叹道:“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告诉你另一件事。” 迎着咸鱼哥的目光,程海靠着身后的椅子,继续道:“在血月召唤月神的化身时,我和奈亚打了个赌。五百年后我要去找他,很可能会死在那,所以为了变强,我必须要选择一位神明作为我的踏脚石。” “哈斯塔和你的主人是我唯二能够接触到的旧日支配者,我拉拢了其中一位,自然也是为了对付另一位。” “但是你知道吗?我三个月前干掉男巫的时候,我还是个跑五百米都能咳出血的普通人,而现在我已经快要跨入你们这个级别了。之后的修炼速度虽然也许不能继续像这样做火箭一般地提升,但也绝不会慢。” “若是你告诉我开启封印的方法,我会在我觉得合适的时候? 对他下手。而若是你拒绝? 那将会由其他的人继续负责研究,这个时间也许会很长。 而随着时间的拉长? 世界会发生的变化会很多。如果我没有死的话? 我肯定会变得更强,甚至可能都不需要你主人的协助;亦或者我们的星球被毁灭? 有更强大的古神占领了此处,发觉了这个碍眼的封印。” “暂且想得乐观一些? 我没有死? 但在我去面见奈亚之前,我会先把这个隐患给除掉。你说这几种情况,选择哪种你主人活下来的几率会更大?你难道不想让你的主人早日解放吗?” 话止于此,程海也有些渴了? 喝下半杯茶水? 随后开始品尝当地的美食。 咸鱼哥面色阴沉,也在分析着他刚才所说的话。 克苏鲁已经被封印了上万年,还留存着多少实力他也不清楚。不过多年以来拉莱耶之门的守卫者只顾着观察封印是否松动,却并没有研究过要如何解开的事情,看起来心底也是没底的。 如果克苏鲁的苏醒后的实力足以碾压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那只要放出来,就能够获得自由。但如果只是实力相近? 并没有拉开太多,那么按照程海的说法? 越往后拖反而越危险。 只是…… 叩叩叩。 “上菜。” 敲门声再度响起,服务员随后推门而入? 摆上了剩下的菜肴。 “菜上齐了。” “好的。” 服务员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的气氛变化? 扭动着腰肢走出门去? 那健康而紧致的小麦色,也算是这个热带海岸上特有的美丽风景。 “男巫。” “嗯?” 程海回过头。 “能告诉我剩下的几个使徒,是怎么死的吗?” 咸鱼哥掰开了筷子,夹起了一只海参。他的表情不悲不喜,也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全部?” “全部。” “好吧……” 程海擦了擦嘴,也愿意满足这个可怜的失败者。 “最早的男巫,是未通过灵魂审判,被地狱之火灼烧灵魂而死;鬼影被我借助献祭的力量,灵魂被直接炼化;血月将自己献给了月神;亚勒斯和黑夜被无尘偷袭致死;无尘则在力量耗尽后,被我所杀。”
“亚勒斯和黑夜是被无尘杀的?”咸鱼哥意外道。 “一个是内鬼,一个想当逃兵,审判把宝全压你和无尘身上了。”程海缓缓道。 “哈哈哈,内鬼死了就好。”咸鱼哥忽然笑了起来。 除掉了内鬼,至少不会显得他和审判太过愚蠢。 亚勒斯毕竟算是和程海一伙的,他抿起了嘴,没有表态。 “那么审判呢?” 不仅是斯曼,咸鱼哥也纳闷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若不是这个星球的资源太匮乏,也没有神明的庇佑,审判早就成神了,不该那么容易被杀死才对。 “我们有人能够吃掉他的记忆,预知被无效化了。” “预知无效化……原来如此……” 得知了答案,咸鱼哥拿起桌上的梅酒,烦闷地给自倒上。 程海举杯,前者瞥了一眼,最终还是碰了上去,两人一饮而尽。 “其实我并不喜欢酒,只是有人想喝的时候可能会一起喝几口。”程海皱着眉头,夹了两块凉拌海蜇皮,以冲淡酒中的酸涩感。 “我也不怎么喜欢,只是今天不适合喝其他的东西。” 咸鱼哥又给自己倒上一杯,两人二度相碰。 “啊!” 将杯子放回桌子上,咸鱼哥吃了两口海鲜,转头看向外面的大海,叹道:“说实话,比相比我原来居住的混沌之海,我还是挺喜欢这里的。” “但是自己的信仰却不能违背?”程海补充道。 “哈哈哈……” 咸鱼哥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面色复杂地低下头,疯狂地将食物往自己的嘴里塞,仿佛要将这菜肴的味道印刻在灵魂里。 程海放下了手中的筷条,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的大快朵颐。 “我被你说服了,男巫。” 咸鱼哥擦净了嘴巴,向程海伸出了手。 两人手掌相碰,一股晦涩的信息流涌入了后者的脑海之中。 未等程海将信息完全消化,咸鱼哥便站起了身,面色狰狞,变成了一个疯狂的信徒。 “深渊不朽!你会为今日的选择后悔,而深海终将统治这个世界!” 但没等程海睁眼,他的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如往常一般道:“不过作为朋友,我祝愿你能成功。” “谢谢。” 程海面色平静,没有半点波动。 “那……我也该走了。” 咸鱼哥起身走到窗前,面对着窗外蔚蓝的大海,眼神里似是疲倦,又似是留恋。 少顷,他抬起头,恢复了半人半鱼的模样,抬头道:“伟大的主人,很惭愧没能完成您的嘱托,深潜者军团全军覆没。” “我祈求您的怜悯,祈求您的宽恕。” “我祈求您能够让我得以从这个孤寂的世界中解脱。” “我伟大的主人啊,请让我的灵魂永眠于深海之中,为我所犯下的过错赎罪吧!” 悲愤而激昂的祈祷,引来了厚重的乌云。远处的海浪翻涌不断,天空中也不断地落下惊雷。 而随着祈祷来到了尾声,咸鱼哥的身体燃起了深蓝色的火焰。 火焰的温度很低,在不大的包厢里凝了一层冰。咸鱼哥皱着眉头,没有呼喊,伤痕累累的身体渐渐抵抗不住,瘫倒下来,化作一摊腥臭的烂泥。 “走了啊……” 往咸鱼哥倒下地方看了一眼,程海伸手够了够,从桌子上拿了一包未拆开的烟。 撕开包装叼一根在嘴上,并熟练地点燃,程海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里头是几个笑得想当专业的使徒们。 当然,除了小爱。 毕竟这个以黑白遗照的方式留存在画面中的“孩子”,是众使徒里唯一一个还活着的。 “噗嗤!咳咳咳……” 程海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被烟给呛到。 太久不抽烟,他已经渐渐讨厌上了这个味道。 “只可惜当时小爱不在,否则真想看看她那气急败坏的表情,祸害遗千年啊……” 轻笑着感叹了一句,程海把照片夹在指尖,用法力点燃,随后将灰烬洒在咸鱼哥留下的尸骸上。 虽然他们互为敌人,但如果不是立场相悖,也能算得上是个朋友。 既然伟大得克苏鲁做不到让自己的信徒永眠于海底,那就让他来实现吧。
隐藏
刘伯温精选六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