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三章 一粒丹 半参天

兰若仙缘 413 作者糖醋于 全文字数 2392字

“您和曲先生是朋友?” “谈不上朋友,就见过面,一起吃过饭,这清净丹就是从他那里得来的。” 这么重要的丹药说给就给了,这还算朋友那算什么,恐怕还不是一般普通的朋友吧。 他是真没想到眼前这位还认识太和山的高徒。 “咦,卫兄今天这是怎么了?”无生见状有些疑惑,这家伙这一惊一乍的,就跟没见过天似的。 一枚丹药,一个修士,至于吗? 他觉得不至于,但是卫明这般反应其实是正常的。 站的地方不同,见到的,接触到的不同,心胸和格局自然也就不同。 你站在山顶,俯瞰脚下,群山便览,觉得不过如此。还有人站在山脚下仰望着山峰,想要登高望远,一览胜景。 “谢谢公子,谢谢卫先生。”姐弟两个人对无生自然是感激不尽。 “好好养伤吧。” 无生和卫明两个人从小叶家中出来,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四五个人朝这边而来,为首一人乃是锦衣公子,趾高气扬,目中无人,身旁还有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正是那日在那庄园之中和卫明争夺古剑的那个嚣张公子。 “公子,前面不远处就是了。” “卫明,果然是你!”那公子在几十步之外,伸手一指卫明。 “我说鲁方那个家伙怎么平白无故的为一个下人求情呢,原来是因为你。我听说那小叶子还有个姐姐,长得挺水灵的,你该不会看上她了吧?” “见过公子!”卫明脸色不怎么好看。 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纨绔子弟,真是太巧了。 “走,去看看是什么姑娘能让咱们的卫先生这么上心!”那公子哥说完就要往前走,也不理会卫明和无生。 无生却一步拦在了他们前面。 “八方楼的宾客本公子不难为你,识趣的闪一边去。”那公子哥抬头打量了一眼无生,语气还是有些冲。 无生浩大的法力显露出一分,天上飘落的雪花一下子停住,一旁的老树晃动了几下。 那锦衣公子站在那里,眼睛瞪的老大,张大了嘴巴,能够吞下去一个鸡蛋。那个娇滴滴的没人花容失色,身后的两个护卫想要拔剑上前,却发现好像有一座山压在身上,动弹不得,连喘息都有些困难。一旁的卫明身体在微微颤抖,望着一旁的无生,满脸的震惊。 不过恍惚间,雪花又慢慢的飘落下来。 咕咚,那公子咽了口唾沫。 “公子!”一旁美人轻轻喊了一声,甚至不敢去看无生。 “是我有眼不识谭山,惊扰了贵客,还望贵客见谅!”那公子立即躬身行礼,前倨后恭,态度变化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他是纨绔不假,但他不是傻子。 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见无生挥了挥手,他便立即带着几个人一溜小跑快速离开了,走出去很远之后慢慢的回头,发现那人并未跟来,这才敢停下来长长的舒了口气,一旁的没人取出带着香气的手帕,轻轻地为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公子,刚才的那位?” “参天,至少是半步参天!”那公子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卫明那厮,真是好运气啊,居然能够接待这样一位贵客!” 他是海陵有名的公子哥,平日里张扬了一些是不假,但是并不是那种只会喝花酒、抱美人、不学无术的家伙,他饱读诗书,而且自小开始修行,现在也是通玄境的修士,又在八方楼见多识广,自然知道参天境修士的罕见与可怕。 那些方外之的长老、八方神将、长生观十二峰,五湖四海的蛟龙,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绝大多数就是参天境的修士,修为高的只是触碰到了人仙的门槛。 只有参天境才能被称之为大修士。 这些人都是各方势力的顶梁柱,也是王爷极力想要拉拢的人。 至于人仙…… “先生是参天境的大修士?!”卫明脸上是无法掩饰的欣喜。 要是能够为八方楼招揽一位参天境的大修士,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还差点。”无生摆摆手。 差点,那就是半步参天,那也是极好了,卫明心想。 这样的人可是八方楼想尽办法都要拉拢的对象。 卫明对无生是越发的恭敬了是,非要将那清净丹还给无生,却被无生挡了回去,在走路的时候,他甚至不敢和无生并行。无生见状微微叹了口气,至于吗? 回到小院之中过了没过多久,先前那位锦衣公子便登门道歉,态度十分之诚恳还带来了一些礼物,这其中还有一柄宝剑,也是参天境的修士用过,不比无生身上的那把宝剑差。 这态度让无生暗自惊叹不已。 大户人家调教出来的弟子真是不一般呢,该纨绔的时候嚣张跋扈,只要能踩的住你,那是不管你的死活;可是一旦觉得你惹不起,那立马低头认错装孙子。 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有命重要吗? 无生也早就从卫明的口中知道了他的身份,八方楼二当家的小儿子。 对于这种公子哥,无生一向是没什么好感,也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交集,当然人家都登门道歉了,也不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直接打发他离开,他带来的的东西一样也没要。 这公子哥离开没多久又有人来拜访,无生实在是嫌他们烦得慌,就直接离开了海陵城,来到了东海边上,难得清静。 临海而坐,看着潮涨潮落,默诵几片佛经,顿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轰隆隆,远处天际乌云翻滚,隐隐有雷声传来。 起初无生并未当回事,但是那声音确实离着这边越来越近。 有呜呜的响声从那云中传来,好似在海螺之声。 咔嚓一声,一人从天而降,砸在了海滩之上,陷进了泥沙之中,一人随后落下,手中拿着一柄铁尺。落入沙滩之人挣扎着起身,满身血污,很是狼狈。 咦,他怎么会在这里?坐在不远处山上观海的无生看到那个人稍稍有些吃惊,正是在江宁时候遇到的叶琼楼。 “叶琼楼,你为何揪着我不放?”砸进了泥沙之中那男子张口怒吼道。 “败坏太仓书院名声,跟我回去受罚!” “我已经不是太仓书院的弟子了,为什么要跟你回去!”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