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死音(1)

怪谈异闻 444 作者库奇奇 全文字数 5545字

无声灰莉:【您好。我经张先生介绍,想要找您求助。】 【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广场上的张先生之前给您的投稿。我是他所说的那位求助者,之前找过他帮忙,但后来我离开了那家医院,没再遇到那样的事情,就没有继续找他。】 【我最近找到了新工作。新工作是在一家社区医院,那里病房里老年患者比较多,工作其实不算轻松,因为很多老人失能失智,照顾起来很麻烦费力。但是,那里的护工就,没几个是专业的,比较粗暴,对待那些老年人很不上心。老人的家属也不太上心,将老人丢在医院后,就不怎么管了。】 【张先生应该和您说过,我能听到一些声音。我在那家社区医院就听到了太多的声音了。我很想快点离开那里,但因为一些原因,耽搁了。】 【就在昨天,我碰到了更诡异的事情。医院里的一位老爷爷去世了。他家人和其他老人的家人不太一样,他们没有接走老人去安葬,而是将老人的尸体停在医院门口,想要医院赔钱。差不多就是在医闹。但他们的想法,其实不算错。医院是有过错的。院长不答应,还躲了起来,不见这些人。医院里没有其他能做主的人。事情就僵持下来。那位老人的尸体就一直躺在医院门口。】 【我在昨天,在医院内看到了那位老人。他就出现在我面前,突然出现,模样不是活着的时候的样子,是现在他尸体的样子。我被吓晕了过去,给送到了医院。】 【不是我工作的社区医院,是送到了专业的医院。】 【就在那里,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位老人。】 【那位老人从门口走进病房,走到我面前,贴着我的脸,质问我为什么逃跑。】 【我想要辞职的事情,他好像知道了。】 【他好像还知道我知道他死的事情,知道我能听见那些声音。】 【我之前没有跟张先生说过,我能听到声音,发生在很早以前。】 【我小时候起,就能听见那些声音。】 【我没告诉过任何人。我没有将我听到的事情告诉别人。有几次,如果我说出来】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出来。说出来对我自己肯定没有好处,还会惹来麻烦,那些说话的人也不可能获救。只是真相能被其他人知道。知道了又怎么样?】 【对不起,我说得有些乱。我也知道自己在找借口。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应该毫不犹豫地说出我听到的事情。可我不是那样一个人。我也没什么本事。说出去,有人信吗?信了的话,又能做什么?改变什么?我不知道。】 【这次,是我第一次看到鬼。那位老人好像盯上我了。我不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我也没办法阻止他家人,让他们不要闹了,快点将他安葬。我也没办法找到老板,让他快点赔钱,打发那些人。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找到我。害死他的不是我。芳姐害死了他,他家人遗弃了他,为什么来找我?就因为我听到了?太没道理了】 【求求你,帮帮我。张先生说您能帮到我。求求你了。再下去,我会发疯的。可能在发疯之前,就被他杀死了。】 【求求你】 ※※※※※ 黎云和宋英英回到了宾馆,穿过门就见李叔捧着手机,一脸严肃认真。 “李叔,看什么国家大事呢?”宋英英轻松地调侃道,“你这样子就像康叔跟在院长屁股后头看那些新机器的商品目录。” 李叔抬头,“哦,你们回来了。”他冲着宋英英笑笑,“都好了吗?” 宋英英大大方方地点头,整个人摔在柔软的床铺上,舒服地伸展开四肢,“爸爸妈妈已经好了。多亏了小黎呀。”她又调侃起了黎云。 黎云失笑,“如果他们自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我做得再多也没用。” 他只是让宋英群和俞慧英心中平和宁静的情绪上浮到了表层,掩盖那些悲伤,借此让宋英英心中的平静能传递到那夫妻二人心中。彻底抚平他们伤痛的是他们自己和宋英英。 “嗯。毕竟那么多年了……我还有了弟弟、妹妹。”宋英英看着天花板,慢慢收敛起了笑容,露出了几分和她外表不符的怅然。怅然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宋英英翻了个身,兴致勃勃地问道:“我们明天要去那家养老院吗?要怎么做?扮鬼吓死他们?” 黎云发愣地看着宋英英,他隐隐觉得宋英英这话说得过于熟练了。 宋英英撇嘴,看穿了黎云的想法,坦白道:“你当我们每天在三院干什么啊?” 黎云流下冷汗来。 “就我们这样的,普通人看不见,想做什么太容易了。普通人难办的事情,我们来做就简单了。要是他们看得见,就更好了。谁不怕呀?怕死了,就不闹事了。”宋英英理直气壮地说着。 事实上,尹士康带领的鬼魂在三院做了不少事情,那是真正的做好事不留名,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光辉功绩,当然,也不知道他们的种种恶作剧。 黎云刚想点头赞同,想到自己在中心医院的所见所闻,脖子就僵住了。 “还是不要这样了。”黎云坐了下来,神情复杂。 宋英英一愣。 “这样并不好。我们都是死了的人,本来不应该再影响活着的那些人。”黎云真诚地说道。 他虽然没有去酆都,没有去投胎,还留在人世间,却是不想破坏这个属于活人的世界。 郁明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那种震撼和恐惧都没有消退呢。黎云很纠结,却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做法。 宋英英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就哑巴了。 她要是不赞同黎云这想法,就该留在自己家,而不是在告别后,毫不迟疑地决定回三院。 鬼和人、死与生,无可逆转,也不该被跨越。 她还就此教育过林友德呢。 虽然,她刚才那番话的本意并不是暴露自己鬼魂的身份,让活人意识到他们的存在。 这种事情,即使没经历过郁明星的事情,她也知道。尹士康几十年如一日地守护着三院,更不会让他们的存在暴露于三院之中,破坏生死的界限了。 李叔干咳一声,将黎云和宋英英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他递出手机,“我们那个账号,这两天收到了一些投稿。” 黎云一怔。 宋英英夸张地张大嘴,“李叔,你太敬业了。你这,跟康叔好像啊。你们不是一个年代生人吧?” “不是。他比我大多了。”李叔忙谦虚道。 黎云知道李叔肯定是有的放矢。他接过了手机,扫了一眼后,就皱起了眉头。 广场上的张先生是谁,他已经心中有数。 这个无声灰莉,他现在有所猜测。 “难不成……”黎云抬头,看向李叔。 “我觉得,这个人就是今天被送医院的那一位护工小姑娘。”李叔也有同样的猜想。 “不会那么巧吧?而且,这事情……”黎云迟疑。 宋英英将头凑了过来,看了几眼后,干脆从黎云手中抽走了手机,自己仔细阅读起来。 “这投稿肯定有撒谎的部分。我觉得她撒谎的内容不是时间,而是地点。养老院说成是医院,护工说成是护士。大概是这样。其他的内容,都应该是真的。不然,那么巧,正好就有这么相似的事例?还有你之前说过,你觉得有什么东西从那家养老院离开了。可能就是追着那小姑娘去了医院的鬼。”李叔分析道。
他相信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毕竟鬼都有了,还有什么不可能存在的?但要说世界之大,巧合那么多,他就不太相信了。 黎云的神态越发凝重起来。 “去医院找那个护工看看不就知道了?照这么说,那老人家现在就在那家医院跟着她呢。”宋英英语气轻快地做了决定,还直接站起身,跃跃欲试,准备立马出发。 她站起后,看到李叔和黎云都没反应,不由催促了一句,却见两人都特别的严肃。 “怎么了啊?”宋英英不明所以,“你们公司有什么特别规定吗?” “不。”黎云呼出一口气,“那个‘张先生’,应该不算有名。大概人脉广,认识的人多,但他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认识。我们公司这个账号,也就之前‘黎云’的事情火了一把,数据一直不算好,上不了热度。” “你想说什么?”宋英英歪了歪头。 “就这么巧,我们遇到的人能这样联系起来?”黎云抬头看向宋英英。 宋英英想了想,“也不是不可能吧……”她说话迟疑,“她可能不止找了那个张先生、找了你。你看,你还收到其他投稿呢。像这个说自己小时候姑姑给他叫魂的,就很扯嘛。再说了,把你们连接起来的其实不是这个账号,也不是那个张先生,是我啊。” 宋英英指指自己,“按照六度空间理论,你通过我认识到我外婆、我外婆认识那个护工。养老院本来就是很有可能出现老年死者、老头老太鬼魂的地方。这样一算起来,就很正常了吧?” 黎云觉得宋英英的解释非常牵强。 宋英英说完之后,也闭上了嘴,神态变得和黎云一样纠结起来。 “不管怎么说,那家养老院不能放任不管。”李叔缓缓开口,“我们还是先去医院看看那个小姑娘吧。别拖到明天了。那位老哥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李叔心中有些担忧。 按黎云所感知的,和投稿中无声灰莉描述的情况来看,屈金银的鬼魂已经不同于养老院里呆滞无神的其他鬼,他不再是个摆设了。如此一来,会发生什么,就难说了。 屈金银很有可能会变成杀人的恶鬼。 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前,他们应该尽快处理好养老院的事情。 李叔对屈金银有同情,也有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他自觉对儿女的教育不错。黎清辉他们兄妹三个可不会那样对待他和李阿姨。 儿女不孝,该责备那些儿女。但儿女不孝之后,为人父母的首先埋怨的居然是不相干的外人,这可就不对了。 邓欣和屈金银是真的不相干。负责照顾屈金银的都不是邓欣,而是那个胖胖的中年妇女蒋春芳。屈金银没找上他儿子女儿,没找上蒋春芳,偏偏找上了邓欣。 李叔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或许是邓欣做了什么,或许是因为邓欣独特的能力,招惹来了鬼魂。 金年养老院运营有些年了,之前也没听说过闹鬼。错落分布在养老院内的那些鬼都像是雕塑,直到邓欣的到来,才让那里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也不全是“邓欣的到来”。 邓欣的昏迷在他们这三个鬼到达之前,可屈金银离开养老院的时候,他们三个鬼已经在养老院中,和养老院的众多鬼魂打过照面了。 李叔这么想着,抬头看向黎云。黎云也正好看过来。 两人同时想到了那只倒霉的报丧鸟。 他们,可能成了邓欣的报丧鸟。 两人的心脏都提了起来。 “赶紧去医院看看吧。她被送到哪家医院了?”李叔的语气变得焦急。 “我有听到。”宋英英举手。她倒是不着急,还询问了李叔一句,“李叔,你还是这副样子吗?可能要跟人说话,问问题,是不是……”她视线在李叔和黎云之间徘徊。 要说找邓欣询问,打听情况,黎云这个年轻人大概更合适一些。但事关养老院,李叔这个老年人来开口又似乎更合情合理。 李叔和黎云倒是很有默契。 李叔直接将黎云放在他这儿的身份证交还给了他,还将自己的身份证交给黎云保管。 黎云将两张身份证收好,就掏出手机叫了车。 “走吧,我们赶紧到医院。她昏迷被送进医院,会进哪个科室?”黎云转头问宋英英。 “应该在急诊病房。”宋英英对答如流。 一人两鬼上了出租,一路到医院,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异常,他们也没发现异常。 在急诊预检台找护士询问了两句,黎云很快就来到了急诊病房。 这家逊色于中心医院,更是远远不如三院的小医院,本身就小,急诊病房就更小了,总共十张床位,每张床位间隔很小,病人和病人家属将病房挤得满满当当。 病房和急诊大厅、急诊诊室距离只有几米,外头处置室里一个外伤病人不停呻吟叫痛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入病房内。病房内,两个老病人,一个在中气十足地骂着床边伺候的一儿一女和老伴,一个剧烈咳嗽,仿佛要将肺都咳出来,咳了十几分钟都没停止。 邓欣预估之中的安静并没有随着夜色一起到来。 吵嚷的环境中,邓欣忽然听到了三道清晰的脚步声。 她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脚步声停在了急诊病房门口。 邓欣攥紧了手机,慌乱地按着屏幕,将微博私信打开,给今天第一次认识到的账号编辑着信息。 她也不知道该写什么,满脑子都求救。 她不知道“张先生”说的是不是真的。那账号看起来平平无奇,粉丝不多,转评赞也不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账号背后的人一定不是骗子。 前段时间死亡的数个“黎云”,不可能造假。 她想到此,点击发送的手哆嗦了一下,敲在了手机边沿。 她也会那样无端端地死去吗? 在普通人看来,猝死、事故、罪案……都那么的,合乎逻辑。 真相却是超乎想象,更是完全不合逻辑的。 邓欣的眼圈发红,因为恐惧和委屈,泪珠滚落出来。 她只是选择了沉默而已。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邓欣看到了床帘上的两道影子。 刷的一下,床帘被拉开。 孙阿姨和气的笑脸出现在了邓欣面前,“小邓,你朋友来看你了。” 孙阿姨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邓欣的视线却是扫过两人后,不停歇地继续移动,扫过了两人身边的一老一少。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李叔,别追了,哎……哎!李叔!车!!车!” 吱——嘭! “啊呀!快点叫救护车!打电话叫救护车啊!啊,我,救护车,120……120吗?出车祸了!这里是中山路,中山路宁安路路口,是个老人被撞到了,人现在躺在地上,没意识了,流了好多血……” 嘭!嘭!嘭! “妈……妈……” 嘭! 邓欣的瞳孔收缩,一声尖叫从她喉咙里迸发了出来。 她捂住了头,紧闭起双眼,却没有办法阻止那些声音在脑中炸响。 一瞬间,她犹如死了三次。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