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向死而生

作者黑色火种 全文字数 2290字

李隐拿着连子辛和谢若妮的手机,查看着上面的视频。 “这里……”、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了一个地方。 “等等……” 李隐立即暂停了。然后,他对连子辛和谢若妮说:“在这个地方,你们……为什么让开了?就好像有一个人从你们身边走过一样?” 连子辛仔细一看,连忙说道:“那时候,有个乞丐来找我们乞讨,我们就直接让开路,直接穿行了过去……这个乞丐在视频里面没有了,这么说他已经被杀死了。” 李隐看向谢若妮拍摄的手机视频,这其中是她背后的画面。 此时,李隐缓缓观看着,忽然,他察觉到,其中有一个靠着火车车窗的男人,忽然抬起手,朝着前面的空气推了一把! 空气? “难道是那个乞丐吗?” 乞丐一般看到过路人就会上去乞讨,那个男人一直站在车窗旁,自然没理由不上前去。 “那个男人也许是因为乞丐一直缠着他,然后推了他一把……”李隐猜测道:“不过也有可能是另一个被恶灵杀死的人。” 连子辛和谢若妮互相看了一眼,面面相觑。 “等等……这个男人,我有印象。”谢若妮仔细一看手机拍摄的视频,说道:“他当时还以为我们是警察,我问他有没有看起来像是鬼一样的人……” 这时候,她忽然警惕地说:“难道他其实就是恶灵?” “不排除这个可能。”李隐回看着视频,“这个推的过程,也有可能是杀死乞丐的瞬间。如果真是这样,你们几乎是和死神擦肩而过。” “他在五号车厢。”连子辛只觉得心头发紧,“我们如果还要继续去巡视,肯定要经过那里的。那么?” “不是……”谢若妮揪住刘海,万分苦恼地说:“现在好像不光是这个问题吧?就算我们知道恶灵的身份,也没有任何意义啊,这又不是推理剧,知道了凶手就能结束一切。” 是的……就算知道了谁是恶灵也完全没用啊!除非恶灵专门待在某一个车厢不出来! “先别太快下结论。”李隐则是依旧比较冷静:“这只是纯粹的推测而已。而且,我觉得不是这个男人。如果恶灵以这个男人的姿态在车厢各处杀人,你们巡视车厢那么多次,应该早就看到过他了吧?” “嗯……是的,除非他之前一直是隐身状态。”连子辛点点头,“然后在我们面前现身……” “然而如果这个推论正确,”李隐依旧不赞同这一推论,“在杀人的过程中,却依旧现身,仍旧不合理。在你们穿行车厢过程拍摄的视频中,依旧没有出现过恶灵杀人的瞬间。没有道理,单单就这个地方留下身影。” 住户们都陷入了沉默,李隐身为传奇住户,他的话分量是很重的。 “那……现在该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 一路巡视下来,唯一称得上是线索的东西,也无法带来什么帮助。而现在,完全陷入了僵局。而随着时间推移,恶灵的杀戮也会越发接近第十三号车厢。运气差的话,住户们也随时都会被杀。
“究竟生路是什么啊?” 连子辛现在只觉得压力很大。恶灵是谁,从哪里来攻击都不知道不说,在火车这样狭小的空间内,想躲藏都没地方躲藏。随着恶灵杀戮频率的提升,住户们被杀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甚至,李隐大有可能在他们面前就这样死去。 现在,住户们都将视线集中到了李隐身上。被困在这辆火车上,只能等死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个时候,他们开始无比怀念三巨头时代了。现在,莫远和秦子远都不在了。李隐虽然很强,但他能在这里活多久呢? 李隐继续仔细看着手机上的视频。 看着看着,他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住户们。 每一个住户都是怀着希望,死死盯着李隐,就希望他金口一开,能将大家都拯救出这个地狱一般的苦海。为此,就算集体向他顶礼膜拜,他们也完全愿意啊! 但现在来看……这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听着,”李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算危险,还是要再去巡视各个车厢。必须找出恶灵杀人的某种隐藏规律,只有这样才有希望找到生路。” 然后,李隐看向了爱德华。 “最关键的是……你也得去。” 爱德华一愣,很显然,这是个极为危险的任务。 “如果我拒绝……” “你知道后果。” “等等!”连子辛连忙说道:“真要再去巡视吗?可是,都没有什么收获啊,而继续去巡视的话,随着恶灵不断朝着后面的车厢增加杀戮频率,我们会越来越危险!” “我知道。”李隐自然跟清楚,自己的决策有可能将住户送入葬身之地,“但待在这里,你们也根本不安全。只有怀着向死而生的意志,才有可能找到生路。” 住户们你看我,我看你。 “林预,张平,”连子辛指着他们二人,说:“那么……这次该轮到你们了吧?” “不可以花钱让乘客再去?”林预又指了指爱德华:“他也可以去吧?那非得要我们去送死?” “让乘客去的话,他们的死亡率会很高。”李隐如此说道:“他们没有公寓的保护的。如果他们死了,也许拍摄用的手机也会遗失。更何况,亲眼所见和之后视频的对比,才能发现关键的不同。恶灵恐怕不会让你们拍到它。” 李隐的话的确句句在理。但是,道理大家都懂,但如果要以生命为代价去拼,就没人愿意了。 “你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李隐继续说道:“毫无疑问,如果你们不去探索生路,时间一到,公寓会放开限制让恶灵杀你们的。毫无疑问,在那一瞬,你们会成为最优先的杀戮目标。这一点,你们也该深有体会。” 每一个住户都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 “我先去吧。”这时候,爱德华说话了:“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就算死了,我也无所谓谁忘掉我的存在。”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