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打听旅游区规划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372 作者墨染清安 全文字数 4602字

白梦蝶忽然想到陈景轩在这附近有度假村,问陈子谦:“你堂哥在这里建了度假村,应该要开发旅游区吧,没有旅游区度假村谁会来住?” 陈子谦点头道:“当然要开发旅游区了。” 白梦蝶颇感兴趣的问:“你堂哥要开发哪一片旅游区?” “就在度假村不远的仙女湖咯,那里有夫妻峰、定情谷,风景很优美的。” 陈子谦瞟了她一眼,“你有没有去那里玩过?” 白梦蝶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有,那里春天百花齐放,夏天郁郁葱葱,秋天枫叶似火,这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仙女湖一望无际,水又清澈,好美的。” 她忽然后知后觉的“咦”了一声:“你堂哥开发的那片旅游区延伸到了我们那条镇子附近了呢!” “是啊。”陈子谦道,“你们当地的县政府为了配合我堂哥的旅游项目,准备建条步行街。” “哦?”白梦蝶心中一动,“那你知道什么时候正式动工?” “今年年底吧,政府会鼓励当地人在新街上建房建门面。”陈子谦道,“听说新街会引进自来水,水源来自没有受污染的仙女湖,水质应该很不错。” 白梦蝶听了更加动心了。 她们家在城里有四套房子,大排档生意也不错,肯定不会再回乡下发展了。 但是可以拿钱在新街上建一栋带门面的小楼房让老爷子老太太住,蹭旅游风景区的人气,做点小生意。 既能打发时间,又能赚点小钱,让二老过悠闲的生活,不比种田好么。 并且新街有自来水用,不用去水塘挑水,能让二老的生活过得更舒适。 白梦蝶道:“要是有鼓励在新街建房建门面的正式批文下来,你跟我说一声。” 陈子谦瞟了她一眼,问:“你想在新街买地基建房?” “有这个打算,不过要看到时拿不拿得出钱来。” “没钱找我借啊。” 白梦蝶摇了摇头:“我们家还欠你的钱没有还了,怎么能又借你的钱?” 陈子谦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不是有你抵押吗?我不介意再借钱给你。” 白梦蝶白了他一眼,换了话题:“你怎么突然也要转学,之前都没听你说过。” 陈子谦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都已经不在县一中读书了,我肯定也不会留下,你去哪我就去哪。” 白梦蝶眨眨眼,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在翻飞:“这么任性?” 陈子谦浅浅的叹了口气:“不是任性,是深情。” 白梦蝶自动忽略他撩她的语句,点点头:“你跟着我一起转学也好,留你一个人我真怕你没人管,你又不求上进了。” 至少她能管住他,让他奋起,这也算回报他了。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镇上,白梦蝶让陈子谦把车停在路边,她下车买点肉啥的。 陈子谦要陪她一起去,白梦蝶没答应,现在正是正午,太阳晒死人了,她有太阳帽,陈子谦没有,她怕他晒坏了。 陈子谦见她这么心疼自己,高兴的乐开了花。 路过白伯志家的店门口时,见店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吃瓜群众,白梦蝶也没放在心上。 白伯志夫妻两个做生意毫无人品可言,经常跟顾客扯皮甚至打架,恐怕现在又是如此。 可等听到那些吃瓜群众的议论,才知道原来是白伯志那次请了车子送他老婆去省城治疗蛇毒,回头却不给人家司机包车的钱。 现在那个司机叫了一群人来找白伯志要钱,白伯志不肯给,司机一气之下把他家的店铺给砸了。 白伯志当即报了警,现在警察正在处理案子。 许多吃瓜群众都非常同情那个司机,好歹救了白伯志老婆一命,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大家纷纷摇头,说帮谁都不能帮白伯志,帮了他还要被他算计~ 白梦蝶听听也就算了,来到集贸市场,买了五花肉、里脊和猪舌头。 准备离开时看见一个豆腐摊有毛豆腐卖,白梦蝶眼睛马上亮的像灯泡,口水也差点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这都多久没吃毛豆腐了。 她赶紧喜滋滋的买了一些毛豆腐,又顺便买了些香干,这才跑去上了陈子谦的奥迪小汽车。 陈子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疑惑的问:“你下车踩到屎了?” 白梦蝶看了看鞋底,有一瞬的茫然道:“没有哇!” 突然醒悟过来:“你闻到的是不是这个味道?” 说罢,把装有毛豆腐的塑料袋提到他的鼻子底下给他闻。 陈子谦差点被臭晕了过去:“拿走!拿走!” 白梦蝶笑着把提着毛豆腐的手缩了回来,然后把塑料袋袋口扎紧,车厢里就没有毛豆腐的臭味了。 陈子谦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毛豆腐,问:“狗屎长毛了?” 白梦蝶气得吹胡子瞪眼:“你别一天到晚狗屎狗屎的,这可是美食,这叫毛豆腐,可好吃了,等一会儿我做给你吃。” “算了,我死也不会吃的!”陈子谦断然拒绝。 白梦蝶伸出食指摇了摇:“说话别太绝对哦,我就怕你尝过毛豆腐之后就爱上这道菜了。” 陈子谦小萨嘀咕:“怎么可能?” 几分钟之后,奥迪就开到了白梦蝶奶奶的家门口,白梦蝶和陈子谦刚一下车,雪豹就冲出院门,热情的迎了过来。 不远处,村里年纪大的村民聚在一起望着白梦蝶奶奶家门口的那辆奥迪小汽车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大家都说白家村恐怕有土鸡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白老太太正在厨房里用一只手做午饭,听到白梦蝶叫奶奶的声音,赶紧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见白梦蝶和陈子谦一起来了,开心的脸上笑出一朵大菊花。 “我就说你今天返校要去学校拿成绩单,肯定会回来一趟的,可是一直等到现在都没回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咋不来呢?怎么也得看看爷爷奶奶。”一回到乡下,白梦蝶就换了乡音。 她走到厨房,把毛豆腐和香干放在碗筷旁边。 把猪舌头,精品五花肉和里脊肉放盆里。
从缸里舀了水到盆里,把那几个肉类食材洗了之后放在一只汤盆里。 白梦蝶做这些的时候,雪豹一直跟在她身边,馋涎欲滴的盯着那些肉食。 “咋买了这么多好菜?”老太太瞥了一眼汤盆里的那几样肉,把刚烧好的一大盆红烧冬瓜装一只汤盆里,顺手往锅里加了一瓢冷水,随口问道:“期末成绩怎么样啊。” 陈子谦在一旁兴奋的抢答:“小蝶这一次考得非常好,考了全年级第一名,得了三百块钱的奖学金。” 老太太难以相信的瞪圆了眼睛,问白梦蝶:“子谦说的是真的?” “嗯呐。”白梦蝶轻轻把老太太拉到一边,她站在锅灶旁,就着刚才老太太倒的那一瓢冷水把锅洗干净,然后重新加了一瓢冷水进去,“就是因为拿到奖学金了,所以才买了这几样肉菜回来。” 老太太高兴得不得了:“咱小蝶真聪明,只要稍微用心学就能考这么好!” 白梦蝶往锅里放了一些葱姜,然后把猪舌头扔进去焯水,趁这个功夫洗了个手脸,整个人凉快多了。 老太太高兴得在家里团团转:“我得给你爷爷报个信去,让他也高兴高兴!”说罢,兴高采烈的出了门。 白梦蝶进厨房见煮猪舌头的水已经沸腾,往锅里倒了一点白酒又煮了五六分钟,这才把猪舌头夹起来泡在冷水里,然后把锅洗干净开始烧菜。 在刚才煮猪舌头时,白梦蝶就已经把里脊肉和五花肉全都切成丝的切成丝,切成片的切成片,香干也洗干净了。 她往锅里倒了一瓢水,放了几片姜加一点白酒,把切成片的五花肉倒进去焯水,等水沸腾了捞起。 趁这几分钟的空档,白梦蝶把香干全都切成三角形,然后把焯好水的五花肉捞起。 其实也可以不焯水,但是白梦蝶怕油大了老太太和老爷子吃了对身体不好,五花肉焯水可以去掉一些油脂。 白梦蝶见陈子谦就站在他身后,道:“你别站着了,去我们家菜地看看有没有辣椒,如果没辣椒就摘些刀豆回来炒里脊肉。” 陈子谦拿着个菜篮子就出门了。 雪豹本来准备跟着他一起出门,后来想了想还是留在家里好,可以闻白梦蝶烧肉时的肉香味。 等白梦蝶烧好了五花肉炒香干,陈子谦也拎着装有一两斤辣椒的篮子回来了。 白梦蝶惊讶的问:“我们家会有这么多辣椒?” 虽说夏天的菜长得快,可最后一次采摘老太太园子里的菜到现在还没一个星期呢,哪可能就又长出了这么多辣椒。 陈子谦把辣椒倒到盆里,从缸里舀了水洗辣椒:“这不是咱们家菜园子的,是我向隔壁菜园子的大妈要的辣椒,那个大妈人很好,给了我这么多辣椒。” 白梦蝶听了很无语,到底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那辣椒能白要人家的吗,回头老太太还得还人家人情~ 陈子谦又道:“白梦蝶,你是不是想做尖椒炒里脊肉丝啊。” “嗯,你不想吃啊。”白梦蝶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同意。 陈子谦启动撒娇大法:“我想吃糖醋里脊,你做糖醋里脊好不好。” 白梦蝶简直对他的撒娇毫无抵抗力,点头答应了。 边做糖醋里脊白梦蝶心中边想,糖醋里脊这道经典传统名菜在浙菜、鲁菜、川菜、淮扬菜、粤菜里经常见,可在楚菜里并不常见,主要是湖北省的人不喜欢吃酸酸甜甜的肉菜。 也不知道做好之后老爷子他们会不会赏脸尝一点,但是陈子谦这个小冤家要吃也没办法。 白梦蝶刚做好糖醋里脊,陈子谦马上拿筷子去尝,顿时吃得眉开眼笑:“甜酸可口,外焦里嫩,口齿留香,回味无穷,就是这个味!小蝶,你的糖醋里脊还是做的那么好吃!” 白梦蝶拿着刀和猪舌到院子里刮猪舌头上的那层白皮:“你看你这话说的,好像你以前吃过我做的糖醋里脊似的。” 陈子谦自知失言,挑了挑眉,继续吃他的糖醋里脊,一连吃了好几口,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 雪豹一直吊着红红的舌头,仰着头看他吃,以为他怎么也要给自己吃一两根糖醋里脊,结果一直没等到。 从此之后,看陈子谦的眼神特别鄙夷,好像他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似的。 陈子谦问白梦蝶:“都已经十二点半了,怎么爷爷奶奶他们全都没回来?” 白梦蝶把猪舌头上的白皮全都刮掉,用刀把猪舌头的根部划开,把里面的粘液清理干净,这样猪舌头才算洗干净了。 白梦蝶猜测道:“奶奶知道我做肉菜要费一些时间,肯定会让爷爷他们在田里多干一会儿活儿,等我饭菜差不多做好了他们才会回来。” 果然如她猜想的那样,等尖椒爆炒猪舌装盘子,田里干活儿的人全都回来了。 白梦蝶有点遗憾,答应做毛豆腐给陈子谦尝尝的,现在没时间了。 不过来日方长,这次没机会让他品尝,下次做给他吃。 老太太进厨房看见那盘尖椒爆炒猪舌,问:“你们哪儿来的尖椒,我们家的尖椒上次全都给你家摘去了,后面的还没长起来呢。” 白梦蝶告诉她,是陈子谦向隔壁菜园子的大妈要的。 老太太向陈子谦详细的问明了那个大妈的长相,知道是谁,点点头:“回头我去镇上买一斤水果糖把人情给还了。 虽说这辣椒在咱村里不值钱,咱们自己向村里人要一些没关系,可是陈子谦是咱们家的客人,向人家要那就不一样了。” 白梦蝶心想,以后得叮嘱陈子谦,不让他随便向村里人要东西。 石磊一回来就看见了陈子谦,眼里闪过几丝同性相斥的厌恶。 白梦蝶端着两盘菜往堂屋走,关切的问他:“哥,才考完就下地干活儿呀,考的咋样?” 石磊闷声闷气的回答:“正常发挥。” 陈子谦打了一盆冷水让老爷子洗手洗脸。 老爷子乐呵呵的笑着道:“咋能让你这个客人给我打洗脸水哩?”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